当前位置:地方企联动态
  周德文──对中国经济形势三次预测三次言中的经济学家  
   
  发布时间: 19-05-09 11:34:22am     
         
 

 

浙江省人大代表、著名经济学家周德文

     [《企业与企业家》报道 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持续高速发展,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却也并非一帆风顺,其间也出现过不少反复与波动。
每当中国经济出现大的波动或反复之后,都会引发更为深刻的社会经济变革,进而推动经济向更高层次发展,促进中国社会更为富强文明。
然而,每次中国经济出现较大问题时,却大多未能提前进行有效预测,而当危机来临之时,各种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每次都要进行刮骨疗毒式的措施,经历较长周期的波折之后,经济才能再次回归到发展的正轨。
每一次经济的轮回往复,虽说符合螺旋式发展的规律,但国家及社会却要承担非常高昂的成本,这种成本往往是对整个产业的全面挫伤,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来弥补。
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波动往复不可避免,但如果能在关键的经济拐点出现之前进行准确预测,并提前采取系统化的应对措施,并适时提出针对性的经济变革方案,使国家和社会所付出的成本趋于最小化,节约的成本将转化为巨大的社会财富,中国梦的实现必将大大提前。
在我们身边,就有这么一位学者,2008年初,他准确预测到了较大的经济危机即将到来,中国经济将面临重大转折点,却不为一些地方政府所理解。2011年,他顶住了压力和质疑,预测了民间借贷危机,被有关领导称之为“乌鸦嘴”。2018年初,在业界普遍对经济形势比较乐观的背景下,他再次语出惊人,指出中国经济仍然处于下行趋势之中,债务危机会集中爆发,在经济学界引起了广泛争议。他就是著名经济学家,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上海中和正道集团主席周德文。
 
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与周德文(左)亲切握手
 
一、屡屡引发争议的经济学家
 
第一次重大预测:2008年中国经济将出现大的危机
周德文长期跟踪研究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早在2008年之前就已经认识到了中国长期发展外向型经济所产生的经济结构不平衡,特别是大量民营企业所从事的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的出口加工制造业,对来自欧美的订单依存度非常高。而在2008年之前,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以及原材料价格的迅猛上涨,中国低附加值出口加工制造业的竞争优势已经开始逐步丧失。
以中国民营经济的代表城市温州为例,57%的民营企业都是外向型企业,长期严重依赖外贸订单的不平衡经济结构弊端已经逐渐显现,很多出口导向型的民营的经营只能用苦苦支撑来形容。由于订单转移等因素,温州部分中小民营企业甚至已经出现了破产倒闭现象。
2008年初,周德文意识到中国经济结构失衡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必须采取应对措施进行结构调整。周德文预测2008年在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中国经济将会出现较大的危机,民营经济将出现大的下滑,并主动向政府建言,提醒政府尽快采取调控措施,以免危机爆发时措手不及。
然而,当时经济界的主流观点却是形势一片大好,对中国经济未来发展趋势非常乐观,周德文的建议并未引起有关政府部门的重视,并对周德文的建议表示了不支持的态度。
2008年3月底,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专程赶赴温州采访周德文,周德文对中国的外向型经济模式,以及民营经济在其中所处地位及作用,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等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并判断中国民营企业将出现较大的危机,预言中国经济将出现重大转折,整体经济将会出现较大下滑,2008年中国将出现一定程度的经济危机。
在专访中,周德文以温州的民营经济为例,指出温州大约有20%的中小企业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一部分企业甚至面临倒闭,外资制造业已经开始撤离中国大陆,转移至其它地区。周德文表示,温州民营经济的状况是整个中国民营经济的一个缩影,温州民营企业所面临的问题,在全国各主要经济区域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未来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对周德文的专访播出之后,在全球引起了巨大反响,当时几乎所有全球知名的媒体,包括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德国公共广播电台等,都派了记者前往温州,对周德文进行采访。
一时间,周德文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有关话题的中心人物。然而,周德文的观点却并不被中国国内的主流学者和媒体所认可,甚至有媒体刊登文章对周德文的观点进行了驳斥,彼时周德文所承受的压力之大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事实证明,周德文的预测非常准确,2008年3月到6月之间,中国民营企业遇到了巨大的经营困难,为了摸底中国民营经济,中央连续派出11个调查组奔赴各地了解情况,各调查组均特地指名道姓安排周德文与调查组一道参与调研、座谈。
此后,周德文参加了时任常务副总理李克强指定并委托召开的座谈会,如实向李克强总理等中央、省市领导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李克强返京之后经中央研究迅速采取了针对性的宏观调控措施,中国民营经济所面临的危机这才得到了初步控制。
 
周德文(中)在省人大会上与温州市领导交谈
 
第二次重大预测:2011年中国民间借贷危机将集中爆发
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经济也受到了波及,外贸出口订单锐减,国内刚开始也是一片惊慌失措。但中国政府为了应对经济危机的冲击,推出了扩大内需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在四万亿经济刺激政策的实施之下,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得到了迅速稳定。一时之间,全球各国因为金融危机的冲击哀鸿遍野,而中国经济则是这边风景独好,部分从经济刺激计划直接受益较大的企业甚至实现了比往年更好的业绩增长。
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虽然帮助中国企业短期规避了经济危机的冲击,但同时把本来就已经逐渐凸现的结构不平衡矛盾掩盖了起来,甚至加剧了部分行业领域本来就严重存在的结构不平衡。为此,中国继续维持了一两年的风光,但却失去了顺势而为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的机会。
在国内产业界一片欢呼,庆幸在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之下能够幸免,并获得不错的经济增长之时,有一个学者保持了清醒,他就是经济学家周德文。
周德文清醒地认识到,金融危机过后,全球的的经济会有一个逐渐复苏的过程,但来自欧美等地区的外贸订单不可能恢复到2008年之前的水平,经历金融风暴之后,这些国家或地区的一部分需求因而经济下滑而消失了,另有一大部分订单则在2008年之前就已经开始转向东南亚的越南、泰国、印度、巴基斯坦等欠发达国家。可以说,金融危机的冲击加速了国际产业分工的重新布局,由于中国加工制造业成本优势的丧失,有些市。乇鹗堑透郊又、低技术含量、劳动密集型出口加工制造业的订单,失去了就很难再回来。而这一趋势带来的后果就是在后金融危机时期,严重依赖外贸订单的中国民营企业的生产经营将受到持续地影响,甚至产生更为严重的后果。
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开始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脱实向虚的趋势,以温州为例,由于从事制造业基本上无利可图,很多企业家从企业抽出资金投资房地产,甚至是直接去放高利贷,或者炒股、炒房,安心进行生产经营的企业家越来越少,与此相伴的是温州的民间借贷市场高度畸形发展,高利贷盛行。到了2011年前后,温州约有90%的家庭,以及70%的企业卷入民间借贷和高利贷市。鑫轮萆缁嵋丫肓吮冉戏杩竦淖刺。
作为长期跟踪研究中国民营经济的学者,周德文意识到事态已经发展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进行调控,必将产生严重的后果。
2011年1月,周德文又作出惊人预测,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的危机并未解除,形势比之2008年更为严峻,经济还会进一步下行,并断言,2011年下半年,中国民间借贷危机将会集中爆发,并认为大量的中小房地产企业将出现资金链断裂和甚至老板跑路情况。
之后,全国很多新闻媒体再次前往温州采访周德文,但这次媒体的论调却一致认为周德文是在唱衰中国经济,唱衰温州经济、甚至有人在报纸上发文说:“这乌鸦嘴又开口说话了”。
在地方政府层面,各级主政领导对周德文的看法开始有了分歧。当时的某些领导甚至直接否定了周德文观点,强调没有出现民营企业倒闭潮,民间借贷在政府的牢牢掌控之中,不会出现风险,并表示政府对房地产行业采取了严厉地调控,不会出问题,公开否定周德文的观点。
而另外一些领导却非常认同周德文的预测,并就此作了讲话,表示温州就是中国经济的缩影,温州出了问题则全国也好不了,温州的今天就是其它地方的明天,要采取措施防止温州的危机蔓延到其它地方。
在全国媒体及各级地方政府就周德文的预测而争论不休之际,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已经开始重视周德文所指出的问题,派国务院一局低调前往温州,进行了一次暗访调查,并在第一时间找到周德文了解情况。
2011年10月4日,温家宝亲自前往温州调研,与温州当地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家进行了座谈,并点名要求周德文参加。
在座谈会上,周德文向温家宝介绍了温州中小企业的真实现状,并应邀在国家层面提出了直接为中小企业减税、加快金融对内开放的步伐、加大投融资体制的改革、适度放松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建议国务院设立国家中小企业总局等五条建议。
温家宝听了周德文的发言,当场赞同道:“你系统地提出了解决中小企业困难的政策建议,你是温州最有权威的发言人”。
周德文有关税改及金融改革的建议,客观上推动了中央有关公共政策的出台,进一步促进了国家层面对中小民营企业扶持政策的出台。
温家宝总理考察结束后,政策反馈上也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一系列阳光政策出台,如减半征收所得税,建立中小企业再担保基金,对暂时经营困难、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具有转型升级条件的企业提供贷款优惠等。政策的及时雨,在一定程度上缓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有利于遏制高利贷的猖獗与泛滥,对于保护中小企业生存与转型发展意义重大。
第三次重大预测:2018年中国经济仍在下行,企业债务危机爆发
2018年,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不久,由中央推动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已进入第三个年头,全国范围针对高能耗、产能过剩的落后行业实施以“三去一降一补为特色的供给侧改革,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效,以往亏损累累的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实现了全面扭亏为盈,并实现了往期少有的大幅度盈利。
在这个大的时代背景之下,全国上下,学术界、各级政府、实业界、金融界、第三方智库,甚至大部分老百姓,对中国经济未来趋势的看法高度统一和乐观,一致认为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稳定的增长势头,甚至有机构作出了中国GDP增速将达到7.5%的预测。
面对产学政各界的乐观情绪,周德文仍然保持了冷静,周德文认为,党中央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常及时,淘汰中国存在的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落后产业的过剩产能,对于优化中国产业结构,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具有重大意义。
然而,由于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中国采取的大规模经济刺激措施,暂时掩盖了中国产业结构失衡的矛盾,并在事实上加剧了产业结构失衡,延缓了我国实施产业转型升级的进程,并使得局部经济失衡问题更加严重。
而中央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的过:吐浜蟛,实际上保的是相关行业领域的国有大中型支柱企业,淘汰的是数量众多的中小民营企业,加之同步实施的金融去杠杆,表面上供给侧改革成绩斐然,但改革的另一面则是中小民营企业承受了改革所需付出的大部分代价。
分别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1年的民间借贷危机,中国民营经济可谓是苦难深重,从事传统的加工制造业基本上无利可图,很多企业主在出现大面积亏损时还举债经营继续坚持,结果是企业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打算进行技术升级改造,却被技改项目拖入了资金困境,技改项目实施过半即因为资金缺乏被迫中断,结果使企业陷入了更大的危机。
基于对中国经济内在因素的深刻洞察,2018年初,周德文在北京召开的中央统战部、法学界和经济学界的内部闭门会议上发文作出了如下重大预测:
中国经济增速将缓慢下行,预计2018年GDP增速在6.5%-6.7%区间,未来3-5年,中国GDP增速降至5.5%-5.7%区间。
2018年中国部分地方政府、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将爆发比较严重的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又会再度引发局部的金融危机,金融机构(银行)不良贷款又会上升,再度出现钱荒现象。
在中国政府强有力的支持下,实体经济特别是实体企业会缓慢复苏,但困难依旧,传统中小实体企业至少约20%会倒闭或濒临倒闭,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
中国60%左右的中小房地产商,将会陷入深度危机,城市烂尾楼会大面积出现。中国房地产市场两极分化、区域发展不平衡会越来越严重。
2018年将是大危机大变革大机遇的资本大时代,企业家需认清趋势、适应经济新常态。许多企业成功与失败,很大程度上都不是自己个人能力决定的,将会是大趋势决定的。
周德文作出上述预测之后,经济学界反应不一,很多知名学者对周德文的观点持反对态度。
然而,周德文的预测再次不幸而言中,中国经济的实际表现再次验证了周德文的预测,2018年,中国经济GDP增速从6.9%下降到6.6%,创28年来新低。2018中国企业债务危机非常严重,并从中小民营企业领域蔓延到了大中型国有企业及一部分上市公司,同时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周德文(右二)在省人大会上与代表们交流
 
二、2008年,周德文对中国民营经济研究的分水岭
 
周德文作为中国最早从事民营经济研究的学者之一,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分配到温州工作,就前往中国民营企业的摇篮——温州,对当地民营企业进行了持续多年的跟踪研究,见证了大量的民营企业从诞生、成长、壮大到消失的过程,期间也帮助不少企业度过经营危机,再造企业的组织、业务和战略,重新走上持续发展的正轨。
回顾周德文对中国经济的研究成果或观点,可以发现,2008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在2008年之前,周德文可以说是温州模式和中国民营经济的吹鼓手,周德文早期的经济文稿及专著中更多的是为中国民营企业如何做强做大提供建设性的建议,其对中国民营企业的激情与厚望浸透在字里行间。
然而,到了2008年,周德文的研究方向却发生了巨大转变,在周德文的公开演讲及学术专著中都透露出其对中国民营经济的深度担忧,以至于他的观点中似乎多出了不少“负能量”,甚至在特定时期被舆论称之为“乌鸦嘴”,遭到媒体和经济学界的学者们围攻。
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这句话在周德文身上得到了验证。2008年中国经济出现重大危机,2011年中国民间借贷危机爆发,2018年中国企业债务危机爆发,三次危机爆发前夕,周德文均提前作出了精准预测,然而经济学界、媒体和政府并不理解,甚至对周德文的观点进行了大张旗鼓地驳斥。只有当危机真正来临之后,大家才想起周德文曾经作出的预测。
三次危机,如果能充分引起管理层的重视,原本是可以预先防范的。虽说亡羊补牢犹未晚矣,但毕竟错失时机的事后补救,所付出的成本往往是预先防范的数倍,不知道有多少企业因此而无奈退出经济舞台,毕竟,已经发生的,不可能重新来过。
 
周德文(中)在省人大会上接受媒体采访
 
三、创办中和正道,助力民营企业再出发
 
自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以来, 中国民营经济经历了多轮洗礼,大量民营企业深陷经营危机困局,很多企业家主动联系周德文,希望能在周德文的帮助下摆脱债务危机,重新走上正轨。
与此同时,周德文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有关地方政府的邀请,邀请自己前往当地进行考察,希望周德文能在拯救当地的中小民营企业,盘活当地的存量企业,为当地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帮助。
2013年,也即中国民间借贷危机爆发的第三个年头,应有关地方政府及部分企业家的要求,周德文整合了一批长期帮助民营企业进行战略管理及企业重组的资深专家,正式创办了上海中和正道集团,专注于为中国民营企业提供企业重组、投资管理及产业整合服务。
周德文在民营经济研究和企业重组实务领域30多年的经验积累,成为中和正道集团为中国民营企业提供企业重组和产业投资服务,帮助深陷债务危机的企业走出困境,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走上可持续发展正轨的重要基础。
中和正道集团目前已经成为中国企业重组和产业投资领域的领军机构,历经9年的快速发展,已经形成了以企业重组为核心,投资管理和产业整合为两翼的业务板块。中和正道致力于帮助债务困境企业活下来,支持健康企业跑起来,助力优质规模企业飞起来的重要使命。
企业重组服务为企业提供债务整体解决方案,针对陷入困境企业的债务、资产、股权关系等展开企业改组、整顿与整合,帮助企业走出经营危机,解决“活下来”的问题,使得企业走出债务困境,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
投资管理服务针对流动资金短缺的健康企业,通过运营托管方式为企业注入流动资金,并对关键业务过程进行闭环管控,实现注入资金的安全,促进企业经营效益最大化,实现多方共赢,助力企业“跑起来”,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产业整合服务重点帮助企业进行商业重构和资本运作,通过为企业实施产业顶层设计、供应链整合、销售渠道整合、品牌再造等,引入产业并购基金,实施规划辅导上市,使得企业借助资本市。迪衷俅翁诜。
周德文和他所领导的中和正道秉持为企业和社会创造价值的理念,帮助了众多陷入经营困境的民营企业,确保了有关企业的持续发展,间接解决了局部地区的就业和社会稳定难题,在业界享有盛誉,也赢得了各级政府部门的重视和支持。
中和正道成立以来,已经帮助近千家出现经营危机的民营企业实施了债务和业务重组,摆脱经营困境,重新焕发了企业活力,很多企业在中和正道专家团队的帮助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发展成为所在领域的龙头企业。
尽管这几年中和正道集团一直在扩大规模,但毕竟一家公司能帮扶的企业还是非常有限的,现在中和正道只能从众多出现危机的企业中挑选很少的一部分进行合作。
而从近年来周德文所接触的地方政府领导的诉求来看,地方政府并不满足于帮扶几家典型企业,而是希望周德文能够救活当地的整个产业,周德文深感责任重大,同时也是义不容辞。
从2013年开始,周德文开始把重点研究方向转向了地方经济政策及产业规划领域,希望自己呕心沥血的研究成果能够帮助到需要进行整体产业转型升级,助力急需救活当地一大片企业的地方政府。
现在的周德文,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周德文日常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有关地方政府领导的陪同下对当地的产业经济进行调研考察,为当地政府提供深度建议或产业升级规划解决方案。(钟 和  宋克杰
 
(原载《企业与企业家》2019年3月刊
(责任编辑:宋克杰)
 
   
    关闭窗口  
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工作部 技术支持 京ICP证 13027772号